生物医药成新区“新风口”

作者:四川日报  发布日期:2017-07-28

      由成都高新区与双流区共建的天府国际生物城,是四川天府新区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重要载体,该区域力争到2035年实现产值超过5000亿元。图为天府国际生物城效果图。 


(资料图片)


      6月27日,送走泰国卫生部的考察团,胡元发加紧筹划与美国某知名医药制造商的实质性洽谈,后者拟在中国转化两个原研药,四川太极制药有限公司是胜出的合作伙伴。


  身为公司董事长,胡元发深切感受到,天府新区生物医药产业愈发吸引全球目光。去年,印度最大制药公司之一的瑞迪博士实验室有限公司,即与四川太极制药协商共同研发抗肿瘤药物的合作。


  “我们研制的紫杉醇注射液,畅销 20多年,但不能指望一个药品守江山。”胡元发告诉记者,从2015年开始,该公司将研发人员的占比提升至20%,也畅通了与国外合作的渠道。


  这可看作是一个传统医药强企的升级之举。升级背后,是随着生物医药产业在中国的蓬勃兴起,相关重大项目和高端生物医药人才一路向西,在天府新区展开角逐的大背景。


  陈元伟领衔的天府国际生物医药诺创研究院,即一直致力于一件事——引进诺贝尔奖得主和国内外知名院士到成都开展成果转化。


  四川天府新区管委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认为,从化学制药到生物制药,从承载建设到人才引进,从产业高度到行业影响力,生物医药在新区的前景可期,其势已现。


  医药企业转型 站上技术创新潮头


  天府新区生物医药产业目前主要分布在双流片区和高新片区。记者调查发现,由传统制造基地向研发中心转型,是众多成熟医药企业正在经历的阶段,但这个过程不会一蹴而就。


  据胡元发介绍,研发出一款新药至少要经历四个阶段,筛选、动物性试验、小批量临床试验、广泛临床试验,“每个阶段都要两三年,花上10年时间很常见。”


  生物医药产业由此成为研发投入量大、回报周期长的产业。对传统医药企业而言,过去积累的殷实家底,为转型提供了支撑。


  “想要赢得未来,必须上新产品。”四川双新药业是修正药业集团布局在西南5省的基地,公司副总经理田七民说,公司生产的18个产品中仅有5个市场占有率较高,还没有年销售上亿元的“爆款”单品。


  借助对外收购和集团内部转移新药,双新药业走了一条捷径。他透露,发挥修正药业集团优势,公司正从吉林转移来7个品种的新药,加之此前从彭州一家药企并购来的12个药品,这些“独家品种”为完成年销售收入冲10亿元的规划目标奠定了基础。


  “生物医药产业是一个技术高度密集型的行业,可以创造需求。”这是四川qg999钱柜娱乐药业的一个“心得”。该公司董事长蒋德席认为,公司能够成为中国血液制品行业的佼佼者,靠的就是站上技术创新潮头,能更好地满足消费需求。


  qg999钱柜娱乐在国内首创静注乙型肝炎人免疫球蛋白。此前,肝移植病人的生存期平均只有5年,而在上述药剂面世后,存活期平均提高到了10年以上,且为患者大大节省了手术后的用药开支。


  2016年,qg999钱柜娱乐实现产值13亿元,利税5亿元。“企业发展要超前谋划,我们的‘十四五’规划已经做了出来。”蒋德席说,该公司正在实施“双轮驱动”,即以血液制品为支撑点,以生物医药为增长极,打造百亿级企业。“新工厂2021年投入使用,将建成中国制造2025的典范。”蒋德席信心满满。他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到2030年,销售收入突破100亿元。


  构建产业生态圈 让成果走出实验室


  独木不成林。胡元发认为,做大做强生物医药产业,重在构建集聚、交流、合作的创新产业生态圈。一个重大国家政策利好,为融合共生注入加速剂。


  6月20日,科技部、国家卫计委、省政府签署框架协议,决定共同推进重大新药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成果转移转化试点示范,加速重大新药创制成果在四川转移转化。


  科技成果转化能够创造多大的价值?成都青山利康药业作出了回答:该公司成功转化国家级科技成果2项,其中独家发明专利产品“脱细胞生物羊膜”,系公司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干细胞与组织工程实验室联合研发的、国家“863计划”项目成果。


  “该产品广泛应用于眼科、医学美容、防止术后粘连等领域,特别对糖尿病足等难愈合创面修复具有神奇的功效。”青山利康副总经理唐莉介绍,“这是真正意义的高端生理修复材料。”


  “从实验室产品转化为生产线产品,经历了近十年。”唐莉认为,产业化是生物医药科研成果社会价值的最终实现,让成果走出实验室是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关键一跳”。


  受益于这一实践,青山利康另一转化成果——国家医保目录产品“血液滤过置换基础液”,广泛用于重症急性肾损伤、急性重症胰腺炎、急性中毒等危重病症的救治,极大提高了患者的生存率,在灾害应急医疗救援方面优势突出。该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达50%,省内市场占有率达80%,是国际上新型血液净化CRRT技术冶疗用国内唯一面市的药品。


  胡元发认为,在新药研发上,高校和科研院所擅长筛选和动物性试验;而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以后的环节,药企更有优势,双方合作,可以取长补短。“藿香正气液,就是成都中医药大学与太极集团联合攻关的产品,畅销二三十年而不衰,位居同类产品前列。”


  对于研发方向,蒋德席有个口诀:“抓苗头,避浪头,如果跟浪头,就要摔跟头。”他认为,既不要炒概念,也不能一哄而上。


  按照成都市产业规划,成都重点发展生物制品、医疗器械、化学药物、现代中药。其中,在生物制品领域重点突破新型抗体药物、新型疫苗、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免疫治疗、基因编辑、基因治疗、核酸药物等产品。


  迎来顶尖人才 诺奖得主前来集结


  双新药业修建了两幢专家公寓,可以供48位专家居住。“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田七民认为,聚集高层次人才是生物医药发展的关键所在,必须舍得投入。


  目前,包括qg999钱柜娱乐在内的不少企业,已经形成以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海内外生物界顶尖级人物为核心的研发团队。世界生物医药产业链高端向天府新区延伸的趋势,动向鲜明。


  就在这股潮流中,去年12月,全球唯一以诺贝尔奖得主毕晓普教授名字命名的癌症研究所揭牌。跟随毕晓普教授十余年的学生杨顿博士担任所长。


  “进度远超我们的预期。”杨顿说,原计划用一年时间建立国内一流标准的实验室,任务不但完成了,还有6项专利申请被受理。其中一项是改进了抗体药物的藕联方法,为抗体化药定点藕联(ADC)开辟了一种新途径。


  四川丰富的中草药等天然产物资源,是吸引毕晓普的重要原因。“过去20年西方国家大力发展化学药,天然产物被抛弃了,但现在方向有所改变。”据杨顿介绍,该研究所要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天然产物库,满足当前高通量药物筛选的需求。


  受毕晓普影响力的吸引,一批青年才俊投身研究所,20名研发人员加入团队。研究员张晶系85后,18岁时获得英国时任首相布莱尔颁发的霍奇金奖学金,在英国诺丁汉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成都海创药业总裁陈元伟则着眼于平台的拓展。他刚从美国回来,用4天时间,在全球生物医药大会上与40多个公司商谈引进项目事宜,且取得不错进展。


  他是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四川省首批“百人计划”引进人才,其公司研发的治疗前列腺癌症药物HC-1119是国际首创,不仅获得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授权,还获得美国、欧洲、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的国际专利授权。


  在企业自身发展的同时,海创搭建了覆盖药品研发所有环节的创新药物研发公共平台,组织生物医药领域的攀登者们“抱团”前行。


  最令陈元伟感到自豪的,是今年3月公司与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管理委员会、渊源生物共同成立天府国际生物医药诺创研究院,该研究院致力于吸引更多世界顶级诺贝尔奖得主和国内外知名院士智力团队到天府新区开展成果转化,引领生物医药创新创业。

关闭 | 浏览( 1198)